生态中国网 >  公益动态 >  正文

海拔2000米上的坚持 只为了那颗“菊花心”

来源:成都日报 时间:2022-01-06 14:26:43

字号

2021年12月30日,隆冬时节。清晨的都江堰石羊镇竹瓦社区,一望无际的川芎地披上了一层白霜,村民杨荣泰扛着锄头来了——今天,他要把地里的川芎根茎翻出来,送到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开始自然育种。

在杨荣泰家的川芎种植地旁,四川修治堂药业副总经理游兴波蹲着身子,正查看川芎苗的长势——看中这里独有的“菊花心”川芎,公司决定在石羊镇建设自己的中药材园区,而为何这里能种出高品质川芎,也是公司一直想研究的课题。“我们分析是由于这里的生态和土壤环境,以及独特的种植方式。”他告诉记者,从2022年开始,公司将全程跟踪石羊川芎的种植过程,并做详细的比对试验,找出蕴含在“菊花心”里的秘密。

高山上的坚持

翻山越岭只为种出高品质川芎

“长势不错,这样就可以挖出来上山了。”杨荣泰在地里挨个翻看了一会,拿出镰刀把上面的苗子割掉,用力一拔,和着泥土的须根中裹着一团核桃大小的根茎,“我们把它移栽到山上去过冬,等到明年七八月份杆子长到一米左右了,再挖出来移到山下作为种子。”杨荣泰告诉记者,自打他记事起,爷爷和父亲年年都要上山育种,“他们告诉我,必须经过这个程序,才能长出最好的‘菊花心’,而且根茎更大。”

挖好根茎,杨荣泰要将其送到都江堰市玉堂镇高山育种基地培育。采访车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路爬行,重重叠叠的大山近在眼前,脚下岷江如带,山间雾气萦绕,远处的雪峰和路旁的森林美丽如画。深呼吸一口,空气中满是负氧离子的清甜。

越往上走,路面开始险峻起来,“要到海拔2000米,才是川芎育种最好的地方。”杨荣泰说。

山上刚下过雪,道路崎岖湿滑,大约半小时后,车已经无法再向上行驶了,杨荣泰便背着竹篓扛起锄头徒步向前。翻过一个山头,眼前豁然开朗。湿润的空气非常清新,远处的雪峰仿佛近在眼前,杨荣泰在事先平整好的土地上打窝,将背篓里的川芎种小心地拿出来,一个一个种进去,再小心地覆上泥土。一亩多地移栽下来,他的脸上渗出密密的汗珠。“冬天的山里经常会下雪,经过低温和积雪‘洗礼’的川芎种子,来年长出的苗更强壮,药效品质特别好。而且,由于抗病性大大提高了,这些川芎无须用药,不会产生药物残留。”他眨着眼睛笑了,“是不是有点太空育种的感觉?这就是我们能产‘菊花心’的秘密之一。”

为了高山育种川芎,虹口、龙池,甚至汶川的高山上都留下了竹瓦社区农民的足迹。

传统的保留

祖祖辈辈的种植方式结合了标准化

高山育种是都江堰市农民祖祖辈辈的摸索,至于来龙去脉,采访中当地农民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竹瓦社区种植川芎的历史可推移到1000多年前,更有传说“药王孙思邈在此培育的”,可是,这里的川芎也一度个头越来越小甚至化苗,祖辈上的农民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年,一户农民搬家到虹口高山上,并带去了川芎种苗,没有料到的是,在虹口高山上种出的川芎个头大、药味足。经过多次摸索,最后发现将川芎送到山上埋到土里过冬,来年发芽的幼苗再移栽到山下,再没有化苗的现象,“‘菊花心’也再次呈现,个头也大,药味也足。”

这有什么科学依据呢?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副研究员、川芎专家郭俊霞解开了谜底:高山育种,通过山上大雪覆盖、雪水浸泡,避免了川芎根茎生病,防止川芎种苗的老化。

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用低温冷藏、药物干预等方式来增强川芎生长期间的抗病性,种苗也能在坝区直接培育了,冬天也可以不用再割苗。“不需要劳心劳力去山上育种,坝苓种(坝区育种的川芎)的成本还要低一半。最初很多村民想放弃高山育种的传统种植方式,但我觉得不行。”今年56岁的杨荣泰祖祖辈辈都在种川芎,是当地人人称赞的“土专家”,正是他的坚持,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种植模式在竹瓦社区得以继续推行。

也正因为有了杨荣泰的坚持,竹瓦社区的川芎近年来声名鹊起,独一无二的“菊花心”川芎成了川芎中的翘楚。当地政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一方面成立农民合作社,规范生产技术,提高标准化程度;一方面积极申报绿色认证、国家地理标志等认证。2007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批准对“都江堰川芎”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传统的种植方式结合标准化成就了“菊花心”川芎的高品质,其价值也得以更加凸显。“这片川芎要明年五六月才成熟,可这已经是第4家想来整体订购的企业了,而且都承诺比市场价高15%—20%!”站在川芎地旁,竹瓦社区党委副书记罗祥指着几位正在基地边考察的客商告诉记者,“我们或许规模并不算很大,但我们有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罗祥坦言,“我们希望一直引领行业内‘高品质’的传奇,让生态产品实现应有的价值。”

自然的馈赠

“菊花心”有效含量是国家药典3倍

被业界传得有些神秘的“菊花心”,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一团黑黢黢的根茎,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一刀从中间切下去,剖面油亮,四散开的断纹沟壑神奇地“开”出了一朵菊花。“过去老一辈收药人就认这个,不需要检测,有‘菊花心’的一定品质高。”罗祥告诉记者,自古以来,石羊镇的“菊花心”川芎便是供不应求,每到收获时节,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的药商都在此聚集,价格也要比其他地方高出至少15%。

在四川修治堂药业的办公室里,一张检测表科学地体现了“菊花心”的价值:检测用了国家药典标准和产自四川其他地方的川芎做比对,结果发现“菊花心”川芎有效含量、浸出物等含量均是国家药典3倍左右,其中“菊花心”川芎最有价值的阿魏酸,国家药典标准规定不得少于0.1%,用作比对的其他川芎0.2%,“菊花心”川芎却达到了0.31%……

一家知名洗发水品牌商每年都来石羊镇订购川芎,价格比同等市场价高出了50%;成都中医药大学也是都江堰川芎的忠实客户,价格也稳定高于市场价至少15%。“看上去价格贵,但有效成分比普通川芎高出近一倍,提取等量的成分算下来反而划算。”游兴波告诉记者。

【专家访谈】

高山育种是珍贵的文化遗产

为什么产在都江堰石羊镇的川芎品质最高?农户们执着坚持的高山育种究竟蕴含了怎样的科学道理?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副研究员、川芎专家郭俊霞。

“其实我们也一直在研究。”据郭俊霞介绍,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曾经对四川多个区域的川芎基地进行走访,都江堰石羊镇的川芎是生态种植的代表。“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优越的自然生态禀赋。”据她介绍,都江堰的气候相对其他地区更湿润,沙质土壤有机质含量高,加之冬季气温较低,造就了当地川芎品质较高。

郭俊霞认为,当地依然在进行的高山育种,则是千百年来川芎种植的传承,其成本比坝区直接培育的川芎种要高一倍,但出苗率和苗长势较好,有效含量较为稳定,也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川芎种苗能够得以一直保持不老化的原因。“虽然目前的现代科技让许多地区实现了坝区育种,让产业规模得以扩大,但我们依然鼓励在有条件的地区保存这样的自然育种方式,因为这也是一项珍贵的文化遗产。”郭俊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