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热点推荐 >  正文

《焦点访谈》 :深化林改 山美民富

来源:央视网 时间:2023-11-30 10:29:55

字号

image.png


我国有集体林地25.68亿亩,占到了林地总面积的60%,涉及到1亿多农户。为了进一步激发集体林业发展活力,不久前,国家出台了《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方案》。这是二十大以来中央出台的关于林业改革发展的第一个文件,对于促进林业高质量发展,对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中国式现代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福建三明市尤溪县是南方集体林区重点县,我们一起去看看当地做了哪些有益的尝试。


这里是福建三明市尤溪县上源村,一场关于林场定价的会议正在进行。因为这是集体林最近13年来第一次间伐,因此大家都很重视,就像果农盼了很多年,终于可以卖果子了一样。


福建尤溪县上源村金源林业专业合作社创始人韩章达:“我们合作社是2010年成立,开始合作造林,到去年已经到12年间伐期了,因为去年行情不好,我考虑一下今年准备开始间伐。”


上源村可供间伐的集体林地有559亩,如果按照每亩3000元的市场价格来计算,这次间伐将给社员们带来80多万元的纯收入。这样的收益,在过去对于林农来说是无法想象的。2010年前,上源村同大多数村子一样,主要靠流转山地来维持村集体财务收入,如果自己造林,既缺乏资金又难以管护,经营分散,也不容易形成规模。


福建尤溪县林业局总工程师陈友荣:“过去,大部分的村集体都是通过承包转让给经营大户去经营,可能这部分的林地要等到这个经营大户把林木砍掉以后,这些林权才能真正回归到老百姓的手里。”


按照当时的做法,承包方将林木采伐后不负责造林,所以租期结束归还的山已经变成了荒山。村民们既不愿把山再流转出去,自己又没钱种树,结果导致全县60%的林地撂荒。这就是2010年前后尤溪县林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陈友荣:“当时,经营林地其实是不赚钱,村集体卖一立方米木材的利润只有三五十块钱。那这部分钱村里面大部分拿去修建水泥路、防洪渠等公益事业建设,村里面也没钱可以再拿去造林。”


这种情况当时在全国很普遍,因此国家陆续出台了多个集体林权改革方案。2010年前后,随着各种费用的减免,林木价格的上涨,尤溪县老百姓植树造林的积极性也被激发。但是要想靠造林致富,一要有钱,二要有规模。为此,村里开了20多次会,最终达成共识——“均权不分山、均利不分林”。


陈友荣:“均权不分山,将林地的使用权平均分配给村民,村民就能得到共享村集体林地的权益。而均利不分林,通过合作社规模化合作经营,产生经济效益,按照村民参与合作社合作经营手上所持有的林地股份进行平均分配。”


根据这一原则,村集体以林地所有权入股占15%股权,村民以资金入股占 85%股权,村民可按每人一股加入合作社。这样林权属于村集体,而村民则成了股东。


为了进一步确保村民的利益,村里还专门成立了林业专业合作社。严格实行村社分离,村两委不参与管理,只负责监督。合作社理事长、理事会由社员民主选举产生,财务独立核算。这样,村民们不仅能得到股份分红,还能获得造林、森林抚育等工作机会。于是99%的农户都加入到了合作社,形成了全民股份合作造林模式。


根据不久前国家出台的《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方案》的要求,到2025年基本形成权属清晰、责权利统一、保护严格、流转有序、监管有效的集体林权制度。尤溪县的做法,可以看作是对这一要求的先行先试。通过这一模式,让责权利更加明晰,大家的干劲也被激发了。从2010年至今,上源村林业合作社把1500多亩的荒地变成了青山。村民变股东,集体林变“自家林”,过去盗伐林木、森林着火无人救的现象也慢慢消失了。


根据用材林的生长周期,合作社从第12年起实施抚育间伐,上源村集体按15%股权获得收益、村民按85%股权获得分红;从第21年起实施主伐后,还可以获得主伐收益。那么问题来了,间伐前12年,村民的收入又靠什么?


欧忠盈经营尤溪县溪滨村的一家森林康养基地。最近几天,他一直在忙着接待100多位福州游客。


森林康养基地经营者欧忠盈:“我们这边环境好,海拔高,负氧离子也很高,我们全年森林康养的营业额达到600多万元。绿水青山确实我们也把它实实在在转化为金山银山。”


如今,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了绿色银行,不用卖树也能致富。2019年,尤溪县成为“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县”后,陆续建起了20多个森林康养基地,年产值将近3亿元。环境好了,甚至连空气也能卖钱了。


最近几年,尤溪县种植固碳能力较强的树种,通过碳汇交易,增加村民收入,成为“碳汇林”。林业碳汇交易俗称“卖空气”,简单讲,就是买卖森林吸收的二氧化碳,从而获取收益。


福建三明市尤溪县林业局碳汇办主任吴淑平:“这几年,我们国家大力推进碳中和、碳达峰‘双碳’目标,在这种环境下,很多温室气体高排放企业就必须通过碳市场购买碳配额或者碳汇,来中和他们的超指标排放部分,我们看到了这种市场,就大力引导林农种植碳汇林。”


2022年,尤溪县完成碳汇交易4.3万吨,盈利116万元。林农蔡合桂种了近900亩碳汇林,今年可以分到14000多块钱。卖空气也能赚钱,真是让这位老林农开了眼界。


本次深化集体林改方案还要求探索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要求建立健全林业碳汇计量监测体系,形成林业碳汇核算基准线和方法学。尤溪县通过种植碳汇林产生经济价值的做法是对这一要求的一次有益尝试。除尤溪县以外,黑龙江大兴安岭、吉林白山市、云南西双版纳等地都有种植碳汇林的项目。林种好了,林权的价值也就显现出来了。在尤溪县,林农们拿着各自的股权证就能从金融机构把钱贷出来,用于发展经济。


村民林洪爱几年前返乡创业,靠养羊有了稳定收入。不过,刚起步时他差点因为缺乏启动资金而放弃,正是“林股贷”让他获得了宝贵的贷款。在尤溪县,每一位持有林股证的村民都可以用自己的股权在当地的农村信用社获得贷款用于生产经营,这被称为“林股贷”。


绿水青山就像一个聚宝盆,带动各种相关产业蓬勃发展。“林股贷”不断为尤溪县村民们发展经济注入动力。他们种灵芝、养棘胸蛙,一批企业也随之发展壮大起来,现在,林产工业产业是尤溪三大支柱产业之一,当地共有200多家林产企业,还培育出了国家级龙头企业,林产业产值达到106亿元。


本次深化集体林改方案要求,充分发挥绿色金融引领作用,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各地也纷纷推出本地金融产品,比如广西的“油茶贷”、江西的“林农快贷”等。全国林权抵押贷款额已达1300多亿元,成为支持林业生态建设和产业发展的重要资金来源。有了“林股贷”等金融产品的助推,尤溪县的山更青了,民更富了。当地森林覆盖率由2010年的72%提升到了78%,林木蓄积量由1600多万立方米提升到近3000万立方米;地表水质不断改善,全面消除了三类水质。农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由7100多元提升到了24000多元。


福建农业大学教授戴永务:“尤溪县通过分林到户,先分再合,解决山要怎么分和单家独户的问题,再通过村民集资、‘林股贷’解决钱的问题。最后,在造林的基础上,发展林下经济森林康养等,解决除砍树以外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目前,尤溪县已有49个村采取“全民股份合作造林模式”深化林改,造林面积达5.7万亩,有效推动了村财政和村民双增收。今年7月,福建省林业局将尤溪县全民股份合作造林模式在全省推广。而在全国,也在大力推广股份合作林场,让广大林农享受林改成果。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改司副司长黄东:“我们很形象地比喻绿水青山是1,后面各种林产品的开发利用,包括价值实现是不同的0,只有1的存在,后面的0才有意义。所以我们这次深化改革重点提了两个改革举措,第一是支持林业产业发展,第二是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就是在不断增加0,提供打通渠道,促进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那么最终的结果希望把金山银山反哺在绿水青山的建设,实现美丽中国。”


“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这9个字被福建省永安市上坪村的村民刻在山林间的一块大青石上,堪称是“民心碑”,也表达着林业经营者的心声。多年来,我国集体林权改革经历了“探索,全面,完善,深化”四个阶段,现在正处于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其实无论是什么版本的方案,其核心就是把生态资源保护好也利用好,实现生态美百姓富的目标。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